苦涩的药水,1636-1638

在荷兰,描绘趣闻轶事、内容丰富的画作尤其受欢迎。在繁荣的大城市,市民们主要用此类画作来装饰他们井然有序的商店。阿德里安·布劳威尔主要在安特卫普生活,专注于描绘农民和小酒馆环境。在这方面,甚至他的同事——赫赫有名的彼得·保罗·鲁本斯也十分赏识崇拜他。

虽然资产阶级市民热衷于模仿贵族的自律行为,但是他们本质上还是保持了普通市民的情绪宣泄方式和粗俗习惯。在这幅画中,观众的关注点在于一种毫不掩饰的感觉:显然,药水的味道让人非常反感。画中的人物紧闭着眼睛,张大了嘴巴——我们几乎可以听到这个家伙的低声诅咒。在早期画作描绘的五种感觉中,味觉始终以精致、美味的食物来呈现。然而在这里,布劳威尔通过描绘农民脸上的剧烈反应,使得苦涩之味清晰可见。同时,松散、粗略的笔触也进一步增强了画面效果。


橡木
47.4×35.5厘米
发票号:第107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