狩猎看守人,1883

那个人在那里站立着,守候着。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士兵——他一个人站在宽阔的空间里,没有情感,没有快乐。他只是在履行职责。狩猎看守人凝视着自然风景,这远非那种经典迷人的景观,并不能使观众受到鼓舞或感到快乐。天空不过是狭窄的半隐藏的灰色条纹。阳光、光线、鲜花和空气都消失了。在这里,我们看到的大自然首先是一个工作场所:田野、草地、农场和围墙。

这个场景最打动人心的是内心与外界的崇高联系:在这种自然的画作中,诺普夫发现了一种反映狩猎看护人内心状态的图形语言。距离和异化显而易见。


油画布
151 × 176.5 厘米
发票号:第18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