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ndscape during a thunderstorm with Pyramus and Thisbe, 1651

你怎么画雷雨?达芬奇在其“绘画论”中提到了这个问题的要点。法国人尼古拉斯·普辛仔细研究了莱昂纳多的文章,并将其中的一些理念付诸到实践。画面中,风吹弯了树木和灌木丛,几乎要将它们折断;甚至人类也需要竭尽全力来支撑自己,躲避着狂风暴雨。观众甚至都无法辨认出画面走向。

然而,普桑并不满足于只画一场暴风雨。他将风雨肆虐的场景与奥维德的《变形记》中皮拉摩斯和提斯柏的著名故事相结合,反映了提斯柏这在动荡的异象天气中的情绪。在前景中,我们目睹了她发现垂死的皮拉摩斯的恐怖时刻。她心爱的人以为她被狮子吃掉,于是便用剑殉情。提斯柏绝望地摊着手臂,任凭风吹着她的身体,将她的希望和生机从皮拉摩斯的遗体上吹过,吹向远方。就像普桑的大多数作品,这幅画也是在罗马完成的。这是艺术家最伟大的山水画——不仅篇幅巨大,它也是自然绘画和神话故事的巧妙结合。


帆布
191×274厘米
发票号:第184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