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伯龙,1963

当我们站在这个巨幅画作前的时候——感觉好像我们被运到了一个奇异的外族世界。

这是有道理的。六十年代初,乔治·巴塞尔维奇故意用惊人的比喻绘画风格吸引了观众。在深棕红色背景前面,四个生物以矫揉造作的方式伸展着,挤进了画面。他们都没有头发,脖子奇长,就像从画布上发芽长出来的一样,他们在画面高处,朝下注视着观众。这些人物既不在透视空间,也没有在叙事情境中。标题“奥伯龙”是指莎士比亚的“仲夏夜之梦”中的同名人物——侏儒和精灵的神话之神。这些奇怪的生物代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对立世界——就像巴塞莱茨的画作一样,它们并没有体现现实,而是形成了一个绘画的、有时甚至它们自己都异化了的世界。 今天,“奥伯龙”被公认为艺术家作品中的杰作,是对战后时期绘画的发展。然而,在六十年代初,巴塞尔维奇不但以他的画作震惊了世人,而且还用所谓的“混血儿散文”中有力而通俗的诗歌语言征服了大众。

© Georg Baselitz


油画布
250 × 200 厘米
发票号:第232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