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着的青年,1916-17

他把头深深地埋在胸前,看起来像被击败了一样。但他是谁?男人没有穿任何衣服。他的头已经瘦成了皮包骨;面部表情也隐匿不可见。他不是某个特定的人,既不是某个具体的人,也不是某一类型人。恰恰相反,这个人物是模糊的,这就为所有的解释都提供了平等的可能性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,杜伊斯堡的雕塑家威廉·勒姆布鲁克在巴黎居住了四年,他的艺术家同行们则分布在法国、意大利、俄罗斯和欧洲各地。他们在讨论和展览中分享交流,他们彼此都是朋友。1914年,勒姆布鲁克对同胞的战争狂热感到惶恐震惊。1916年,他免于服兵役,移民到了瑞士。

这个被艺术家称作“疲惫的战士”(别名)的雕塑是于1916年在苏黎世完成的。主人公代表了饱受战争折磨的人们:疲惫的人、迷惑的人、受伤的人、绝望的人,幸存者、悼念者,回忆困扰...更重要的是,只是因为它的姿势和轻微的平衡,这就成为了一种冒犯。这个人放弃了强制的普鲁士军姿——他也不再例会“集中!”、“坐直!”等号令了。他攥紧的拳头表达了另一面——他是一个决定自己命运的人。

照片:施泰德博物馆,- U. Edelmann – 出租行


铸石
104×50×109厘米
发票号: SGP 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