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ill life with partridge and pear, 1748年

天啊,还能这样画画!后世的画家们,包括马奈、塞尚、马蒂斯、布拉克和卢西恩·弗洛伊德都会反复地观赏和思考夏尔丹的作品和绘画技巧。然而,这位巴黎木匠的儿子从未像艺术家一样接受过古典训练,更没有去过意大利学习古典绘画。我们面前的作品包含了许多特别纯粹的形式。首先,夏尔丹的作品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:他将一些非同寻常的主题转化为气势宏伟的画作——但他对洛可可的轻佻、戏剧般的场景或深刻寓意并不感兴趣。正如我们所见,他的关注点在于创造伟大平静的画面,但又不会让场面显得廉价浅薄。

绘画手法本身就很吸引人——精细分级的颜色、柔和的光线、阴影与光线的平衡、简单构图和重要笔触的和谐。从近距离看,画家的个人风格变得鲜明起来;然而,当我们把这幅画作为整体来欣赏的时候,画家的个人风格消失了。有人认为他作画速度很快,这绝对是一种错觉:据说,夏尔丹工作过程非常细致缓慢,相当考验其主顾的耐心。


帆布
39.2 × 45.5 厘米
发票号:第2129号
属施泰德博物馆协会所有